国内唯一专注转型期国企的综合性国际咨询机构

【改革前沿】2019国资国企改革又有大动作!垄断行业将加快推进混合所有制改革

浏览量:300 发布时间:2019-01-15

近日,中央企业和地方国资委负责人(会议)总结2018年重点工作,并对2019年国资国企改革做出部署。专家预计,2019年将在深化国有资本授权经营体制改革,混改、建立现代国有企业制度、优化布局调整加快培育世界一流企业、以及去杠杆减负债等方面将进一步发力。

专家指出,可以预期“市场化”、“开放”、“高质量发展”等将会成为未来改革的发展方向,石油、电力、铁路、军工等重要行业和关键领域的改革也将持续推进。

重头戏——“两类公司”试点加速落地

2018年12月,国资委公布了新一批11家国有资本投资公司试点央企名单,即航空工业集团、国家电投、国机集团、中铝集团、中国远洋海运、通用技术集团、华润集团、中国建材、新兴际华集团、中广核、南光集团。至此,在中央企业层面,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试点已达21家。

1547542128637601.png

业内专家认为,“两类公司”将成为2019年最热闹的一幕。抓住国资改革主要矛盾,有针对性地加以突破,数十家国有资本投资公司改组成立将开始,新组建一批国有资本运营公司,使得国资体制框架形成,并且探索新的运营机制。下一步国资委将深入研究授权放权,支持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所持股的企业开展综合改革试点,充分发挥各项改革的综合效应。

唱主角——垄断领域混改纵深推进

从已召开年度工作会议的央企2019年工作部署来看,混合所有制改革显然已成为工作的重心。

1547542312192145.png

周丽莎表示,2019年,混改有两个特点,一个就是垄断行业将更加开放,另一个就是更加以微观市场主体的地位来落地。目前在电力、军工、通讯、石油等七个领域的混改力度非常大,垄断领域混改真正向深入推进。按照监管层的要求,2018、2019、2020三年,是国企“双百行动”改革的操作周期。这一时间节点,与“到2020年,在国有企业改革重要领域和关键环节取得决定性成果”的目标要求,正好吻合。“双百行动”、区域性国资国企综合改革试点企业将积极开展混合所有制改革,进一步深化重点领域混合所有制改革试点,引入更多非公有资本参与重点领域改革,增加开放的广度和深度,并鼓励员工持股等中长期激励机制。

此外,国资委已选定航天科技、中石油、国家电网、三峡、国家能源集团、中移动、中航集团、中国建筑、中国中车、中广核等10家单位,作为创建世界一流示范企业。这些企业将综合运用混改、员工持股、股权激励等各项国企改革政策,力争建设“三个领军”、“三个领先”、“三个典范”的世界一流企业在3年左右时间取得显著成效。这是继2016年推出重要领域三批混改试点之后,再次深化石油、电力、天然气、铁路、民航、电信、军工”等重点领域的改革。

今年的七个方面新特点

上述专家认为,积极推进混合所有制改革,由设计走向更大规模行动。四批试点与百家行动,使得混合所有制改革向更大范围、更深层次发展,重心由混向改转变。2019年,混改出现七个方面新特点:

一、以增强微观主体活力为主、向地方国企为主、向综合行动为主将深层次影响混改的范围与质量。如部分地方的全域国资经营已经开始进行,引入多层次多维度多形态的社会资本,使得混改向全面化推进,地方国企的规模相对较小,在改革时更加灵活,在上海、深圳等南方市场化活跃地区会表现突出。

二、结合授权经营体制改革推行,分层分类授权推动,对母子孙不同层级的混改进行不同级别的授权和管理,使基层动起来。对商业一二类、公益类和国家安全类等不同类型企业的混改进行区别对待,基层将动起来。对特殊情境进行一定的授权和决策简化,甚至是一揽子授权:比如对于国资与社会资本共同出资新设企业,国资在二级市场购买公众公司股份,国资委作为实际控制人的公众公司股份在二级市场向社会资本流动等特殊情形进行分类及场景化管理势在必行。

三、国企与民企共同发展,在产业链条融合上运用混改方式推进。要推动一大批优质社会资本,全方位介入混改。支持有担当,有作为的社会资本承担更重的角色与任务。地方国企的规模相对较小,在改革时更加灵活。

四、在混改企业大量采用激励的方法,增强企业内部约束和激励。保护各类所有制产权的合法权益,充分调动企业内部各层级干部职工积极性。加快工资总额管理制度改革,统筹用好员工持股、上市公司持股计划、科技型企业股权分红等中长期激励措施,科技型企业股权分红推开,使得创新才能成为驱动发展的主导力量。其中员工持股制度将在2019年加快推进,管理层个人持股不超过1%、员工持股总数不超过30%等持股“天花板”或将在一定范围内得到突破。

五、国企混改与相关综合改革在同时进行,形成改革的“系统工程”。混改牵涉到股权结构、董事会、公司治理、职业经理人、产业链条重组、人事制度变革、激励约束机制等方方面面。内部治理等方面的改革需要同步深化,内外部困难得到协调。

六、改变“稳妥”“有序”过于谨慎状态,完善混改的运行机制,完善政策实施的设计。比如对于追责制度,有相对应的措施和手段来调和,着力引入多层次多维度多形态的社会资本。对于混改的核心问题——资产定价与追责,必须进行政策设计对冲,比如对于追责制度,必须要有相对应的措施和手段来调和,不能使改革搞不下去。

七、国企以基金为主要手段的股权及产业投资、资本运作方面深度合作广泛开展。



联系方式| 联系电话:010-65922733 | 65931328 地址(新址):北京市东城区银河SOHO B座5层20516

京ICP备12018103号-3 | CopyRight 2006---2019 中美嘉伦国际咨询(北京)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欢迎咨询 010-65922733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咨询顾问   培训顾问  

微信“扫一下”
微信号
jialun-consul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