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唯一专注转型期国企的综合性国际咨询机构

中美嘉伦总裁潘朝金接受《国企》杂志专访

浏览量:4348 发布时间:2018-07-09

 

中美嘉伦总裁潘朝金先生日前受《国企》杂志之邀,接受系列专访。 在访谈过程中,针对国企的招待费是否合理,如何评判,如何管理国企的招待费等问题深入阐述了自己的观点。

招待费是糊涂账?

《国企》:上市公司年报中披露的业务招待费,具体包括哪些方面的花销?很多人称是一本糊涂账,您怎样看?

潘朝金:税法规定,企业发生的与生产经营活动有关的业务招待费支出,按照发生额的60%扣除,但最高不得超过当年销售(营业)收入的5%。因此为了避税,有的企业会人为降低招待费。比如出去请客招待,把住房等费用做成差旅费,因为在报税方面差旅费是可以作为管理费直接税前扣除的,而招待费是在一定范围内才可以抵扣的。有些企业会直接把业务招待费变成办公费等其他经费,甚至放入项目费用中,这样的情况并不少见。对于招待费,很多央企的财务账目仍然不规范。我们能看到一些央企并没有列出这一项,直接放在其他项目名录里,至于到底多少就不得而知。

所以,我不认为企业公布的招待费都是与事实相符的。中铁建挺有勇气,把它列出来了,是否完全不好说,至少能够直面这个事实。有些企业更是夸张,找外面的企业解决费用支出,然后自己算作工程费,这样的行为更是要不得。正因为业务招待费中究竟哪些是该花的,哪些是不该花的,都不能很清晰地看到,所以大众觉得这是本糊涂账,担忧里面灰色地带太多,漏洞太多,会不会成为贪腐的温床,是可以理解的。

《国企》:中铁建8亿元招待费,占营业收入的比值为0.17%。您觉得这个招待费高吗?是否合法合规?究竟花多少才是合理的?

潘朝金:一看合规性。我国税法指出的招待费最高不能超过当年营业额的5%是税法扣除政策,并不是招待费的标准。就算企业招待费超过5%,也并不是不可以的。从这一点看,中铁建并无违规。

二看合理性。我们不能只纠结于企业招待费的绝对数额,只要成本与收入匹配,就算合理。从中铁建的实际情况来看,业务招待费高的原因在于企业规模巨大,下属单位庞杂,企业整体收入也很高。按照税务的标准来看,中铁建的业务招待费也只占到营业收入的0.17%。企业关注的是总账,如果投入1000万元,可以带来1亿元的效益,为什么不去投入呢?市场的标准就是企业是否让股东满意,让职工满意和让社会满意(社会责任)。事实上大众关注招待费,更多的是担心会不会有漏洞,里面会不会有灰色的、贪腐的收入,这个是监督、纪检体系的问题,而不是企业不能自主花费招待费的原因。企业毕竟是一个自主经营的主体,不能干预企业的自主经营权。我们不能走回以前政企不分、过多干涉企业经营的老路。
花钱多有理由?

《国企》:在企业业务招待费排行榜中,央企占多数,建筑类企业则是多数中的多数,成为业务招待费最高的行业,您觉得这是什么原因?这背后暴露了哪些问题?

潘朝金:首先,央企大多是上市公司,规模庞大,绝对数额比较大,所以排名靠前。但是我们要看相对值才比较客观,事实上很多民企的相对值并不小。比如民营建筑企业龙元建设的业务招待费用为1689万元,占该公司2012年140亿元营业收入的0.12%。上市公司中还有一批企业的相对值是高于中铁建的,但是因为规模原因绝对额没有那么大而已。我觉得媒体可以做一个招待费占营业收入比例高低的排行榜,这样比较客观,当然这样出来的结果肯定没有现在紧抓住中铁建一家更吸引眼球。其次,一般业务招待费高的企业是处于竞争性行业,只有高度竞争领域才会需要大量的公关、交际以及请客送礼来拉项目谈生意。这是由行业的特性需求决定的。

这也反映一些深层次的问题。

第一,央企的身份定位很尴尬,公众对央企要求过多。定位为社会组织,又要求央企盈利,起到经济的中流砥柱作用。定位为企业,公众对央企的要求更高,要求履行社会责任,要求央企信息公开,更加透明,更加谨慎和节约。实际上衡量一个经营单位做得好坏的标准就在于净资产回报率。在经济下行压力增大的情况下,国资委对于央企的经营利润指标压得相当狠。一边是外界对央企公益性的认知和要求,一边是央企作为企业的巨大经营压力,这样央企做起来真的很难,也不公平。公众不能把央企定位为社会组织或者公益组织。事实上它是个独立的经济组织。

第二,央企市场地位的尴尬在这个招待费大盘点中,不仅有央企,也有地方国企。在招投标中,地方基建项目难免会照顾当地企业,毕竟可以解决一部分就业问题。因此,在基建行业中的央企处于完全竞争领域,没有“根据地”,所有项目都靠自己努力争取,人际关系支出肯定会很多。

第三,有些央企发展模式比较低端,大而不强。建筑行业是资金和劳动密集型行业。像中铁建的2012年度的业务招待费,就是从分布于全国各地以及全球6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11000多个核算单位逐级汇总上来的,每个核算单位平均约7.6万元。可以看出,中铁建这样的大型央企不是军团作战,倒更像一个个小摊点的游击作战。国企靠规模、靠人数的时代已经过去,做强做优的时代已经到来。我们的印象中,国企特别是央企应该承接国际上大的、高端的项目,处于产业链最顶端,但是现在看来并非如此。他们有着庞大的建筑施工队伍,仍然依靠处在价值链低端的业务来撑大规模。这样的企业就是大而不强,随着市场发展,劳动力成本上升,管理点面太大,风险管理困难,企业面临的竞争压力必然会越来越大。所以,在激烈竞争的领域,没有不可复制的核心技术支撑,加上商业生态的恶化,最终导致企业通过人际关系的迎来送往攀关系、拉项目。民营建筑企业也是一样,他们招待费的比例并不低。所以,建筑行业的央企需要逐步转变企业发展模式。

如何管好钱包?
《国企》:您觉得在制度和监管等方面该如何管理国企的业务招待费?

潘朝金:在未来,招待费的使用、过程、流向及结构应该更加透明,减少大众对招待费产生猫腻的担心。具体措施有:第一,在国资委内部应该形成具体的制度,其中包括更加细化的招待费标准,对招待费的披露更加清晰可行,如何进一步监督等。应该根据企业处于竞争性领域、垄断性行业的不同而制定不同的招待费标准,给予企业一定的权限,超出权限再做合理汇报和解释,将招待费管理放在一个受约束的环境中,但是绝对不能强制一刀切。第二,企业提高自我实力,加快企业发展模式转型升级,从我做起优化商业环境,减少请客送礼才能拿项目之风。真正有实力,不用请客送礼都会有人来找你。同时企业要加强管理,按照披露流程进一步披露招待费情况,可以在国资委内部披露,逐步再向大众公开。第三,国资委要定期对央企的招待费做专项审计,以强化监督央企的招待费使用,并定期向大众披露审计结果,汇报整治情况,让百姓看到一个清晰的招待费管理流程和结果。事实上,国资委作为对央企的管理、监督机构,有必要每年对央企的运营情况、监督情况进行一个总体的披露,其中包括招待费,这是一个系统的体系。如果能做到这样,不仅是招待费,大众对央企的其他很多质疑也会得到缓解。

 

 



联系方式| 联系电话:010-65922733 | 65931328 地址(新址):北京市东城区银河SOHO B座5层20516

京ICP备12018103号-3 | CopyRight 2006---2019 中美嘉伦国际咨询(北京)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欢迎咨询 010-65922733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咨询顾问   培训顾问  

微信“扫一下”
微信号
jialun-consulting